• 2007-01-11

    停用通告

    通告

    即日起該博客停止更新,請關心ROD的朋友們以後登錄

    http://devilroi.blog.sohu.com/

    交流訪問~  此致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敬禮

  • 2006-12-22

    无聊的明理

    感觉今天(21号)就应该不存在。一切发生得都好无聊,任何的事情发生的好像都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。

    不过通过两件事深明了一个道理: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贱则无敌。确实如此啊,说白了我是一个俗说的“大男子主义者”按我的话说是私人圈子统治欲过强。不过有些时候有些事与有些人的确是不能分享不能分担的,这种情况下苦闷不可能1=1/2 +1/2,而是成了1+1=2的伤害加乘,同理就像某些快乐在某时与某人也是不能共享的。

    “搜狐网友”变成了让人反感的代名词。为啥大老爷们能如此贱呢?我都为我只在特定情况下在某时对某人的算是有道理的贱感到羞愧,为什么还会有如此不要尊严、男性脸面的人出现在封建统治长达数千年男权主义的中国呢?嗯,也许我错了,如今的社会已不能用绝对的外观男女来权衡了。男人千万不要在极无创意,没有建设性思维的时候发情。

    反观次日让我觉得空虚,抱着一丝领悟在这寂静的夜狂喷~不过幸好今天够冷静,没有伤害花花草草,没有伤害社会主义大墙与电线杆,没有破坏长春的绿化建设。毕竟身为长春人不为亚冬会出力也不能搞破坏啊~

    阴沉的连续天气快过去了,迷雾像镜子一样照着我苍悴的脸,我看着我说了一句:SB。然后把镜子打碎。为爱着这个月去世的人的人默哀,为这个月去世的人庆幸:你们解脱了~

    啊,原谅我这样一个狭隘的男人吧。主啊,本想和你进行精神领域的沟通,不过圣诞节快到了我就不污辱你了。主啊,我发泄完毕。

  • 2006-12-17

    胖子终于走了……

    呵呵~其实还是喜欢在一起玩的感觉的~好不容易从北京回来一次待这么久。不过这一周多都没怎么睡好觉,也就相当于平时三天的觉量~~~困啊……台球能打了仨月的量……回北京了,也该干自己的事了,也该好好陪陪花卷了~

    进入了每年出成果的月份,良好的画画状态中……专心的时候注意力会比较集中~不小心可能会伤到身边的人~大家多担待点吧~

    终于把杨天宝画完了~因为旗子和斗篷烦了很久,终于后来懒得弄了……

  • 2006-11-16

    大功告成

    終于閑了一下午,結果同事電話告訴我院長給開會……汗……昨天通知了的,讓我給忘了。算了,反正已經回家了,跑去也來不及,就這樣吧~

    抛開了學校的雜亂會議,安心畫畫。終于完成了,不過還是在畫的過程中想起好多事,欠了好多債……對不起了我答應過的諸位~這張本也應該是在半個月前完工的~

  • 2006-11-15

    ?

    忙到快累死……

    課多了,從周二到周六滿滿的課。這幾周以來又不斷的平均下來每週都有3、4次會,加上學生弄的論壇,加上培訓的課程,普通話考試的課程和考試。真不知道學校爲什麽養這麽多事兒媽。一天到晚的找事兒。

    閒暇時間少了,也顧及不到身邊的人了。原有的生活缺失了一塊。龍哥南下去了合肥,太突然,也沒好好的餞行一下,也估計不上他在那邊的見聞。爸爸又出差了,頻繁的如同上班一樣。回家短暫的停留,又因爲我的作息規律,雖在同一個家幾乎沒見到幾面。很久沒見到YY、JT、FOX...等等一干人了。除了媽媽每天都是學校的人。沒辦法,只能又把自己調整到半瘋癲狀態,似乎每天都開開心心,其實回到家對著電腦的時候卻又累的要死...

    滿腦子的問號“?????”沒時間去想WHY。

    一點一點來吧,熬過了這段機械般的生活就好了...

    到此刻還沒明白爲什麽寫這篇日志。隨性寫首爛詩撫慰這夜晚機械的心吧。

    秋葉落未盡,冬雪踏風來。

    繁瑣如葉鋪,困惑隨雪寒。

    煙塵旋燈上,夜幕伴徘徊。

    耐有煩塵煩,心靜安自安。